illy挂耳咖啡怎么喝

“我手冲玩了一年多,冲出来的咖啡品质时好时坏,多数不大好喝,害我不是很敢冲给朋友喝,手冲咖啡到底该怎么练才能冲的好喝?”


  类似的问题被问了不少次,观察下来有几个共通的现象,今天就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烂鱼烧不出好菜,别再用过期咖啡豆啦!


  在初学时,节(qiong)省(bi)的我们,通常会觉得先拿便宜一点的豆子来练习吧!冲坏了也不心痛。

  所以练习时就会拿放很久的咖啡豆或者超市廉价大包的商业咖啡豆来练习,想说练熟了再来冲好豆,结果就永远都是生的…


  省小钱花大钱,省错地方走错路


  今天如果你是个第一次拿手冲壶、开磨豆机的初学小白,单纯要先模拟手冲的准备流程或者意式的填压动作,那使用廉价咖啡粉做为测试模拟当然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如果今天你是要练习煮出令人赞赏的美味咖啡,那你就不能使用毫无风味、排气可言的廉价、过期咖啡。手冲是为了冲出咖啡内的美好香气与滋味,所以如果你用没什么风味变化的商业咖啡,你将无法有效喝出你练习的差异。因为不管冲好冲坏,味道都差不多的“坏”,这样你肯定无法知道你到底冲对了没。


  那如果是用品质不错但放了很久的精品咖啡呢?(放了一年之类的)


  除非是经过加压绝氧等特殊方法保存的咖啡豆,能维持豆内香气与阻止排气,不然正常保存并开封过的咖啡豆多数已彻底排气与氧化,香气早已走味,徒留些许滋味。而没了气体的豆子在冲煮时,很快就会吸饱水分沉积在滤器底部造成堵塞,让咖啡苦涩不堪。


  而且粉层的变化与翻搅也是手冲非常重要的观察点,失去了观察粉层的机会也会让练习效果大打折扣。


  所以找个信任或上门品尝过的店家,买包新鲜、有品质的精品咖啡豆,才是练习的正确道路。如果能先去喝过店家冲的,来做为练习方向,也会是个简易明了的练习目标。


  冲不好就乱调参数,永远搞不清楚是参数错了还是你手抖了


  “百人百味”是手冲咖啡的迷人之处也是烦恼来源。同样的豆子只要稍微调整研磨粗细、冲煮水温、粉水比例等,就会有明显的风味变化与口感差异,有不少人当咖啡煮的不满意时,便任意调整研磨粗细与冲煮水温等,好像在玩终极密码一样,数字对了咖啡就对了(?)。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一次最好只调一样参数,尤其是练习、测试风味的时候,但往往却忘了“自己”也是一个重要参数。


  我们不时会在爱好者交流群里看到一些问答:

 “流速太快了,时间太短了,是不是研磨该调细一点?”“嗯,是个办法之一”


  结果下一杯反而变成时间过久且堵塞不已,为什么呢?


  因为下意识觉得上一杯流太快,而使用了更细更缓的注水,导致粉层淤积、出水缓慢。没意识到自己的注水忽大忽小、忽快忽慢,每次注水都不稳定,却不断地调整参数,当然很难知道问题出在哪,造成每次冲煮都是个未知的状态。


  先求稳定,再求变化


  同样的豆子,每次冲都会有不同的风味展现,说好听是层次变化,不好听就是冲煮不稳定。


  在还不熟悉各类参数影响前,可以用店家的建议参数作为基础,先使用确定可行的参数作为练习,等到风味轮廓都能稳定掌握后,再来调整参数找出最佳甜蜜点,会是个比较稳定的练习方向。



文章来源:燃木咖啡烘焙工作室

------ THE END 正文结尾 ------

特级豆子、新鲜烘焙、新鲜现磨, 

Time Made,与时间赛跑的咖啡! 

让每一杯咖啡都在最佳赏味期, 

Time Made,咖啡好喝是必然的! 


购买最新鲜好喝的挂耳咖啡,请关注下方二维码


客服名称:Timade太美咖啡
微信号:coffeesnob2000
  尸体都被烧得面目全非,难以辨认。在这节列车上,也没有人说清楚,一共有多少名乘客。只有最后一节车厢的十名乘客,从这次惨祸中侥幸活下来;当地铁路部门派遣救护车,拉这些幸存者回到了卡斯尔门。  “其实,他提出的建议我觉得很可行。他建议我们接着向东面行走,在这37°的线上,矗立着一栋独立堡。走到那里,我们即使找不到格兰特船长的任何消息,也能弄清楚,这些印第安人为什么不在阿根廷平原出没的原因了!”  随着十二月份结束,1867年也就过去了,必须说这一年并不好过,“林肯岛”上的移民们经受了严峻的考验。1868年开始了,天气相当不错。虽然是热带地区的晴朗炎热,不过幸好海风送来了一些凉爽。哈伯特的体力正在一点点儿地恢复,他的床被摆放在窗户边,从那里他可以尽情地呼吸着这有益于健康的、带有盐分的咸湿空气,而这对于他的康复很有好处。他也开始少量进食,纳布给他特别准备了很多好吃的小菜,既清淡,又可口!  在轮船上的生活非常愉悦。格里那凡爵士夫妇俩对孟格尔船长和格兰特小姐十分关爱,然而爵士夫妇俩却不点破两人的关系,让两人的关系自由发展、顺其自然下去。  “哈哈哈!”尼德·兰大笑着说,“原来康塞尔先生在逗我玩呢!”  赛勒斯·史密斯问彭克罗夫:“您不觉得这是一件怪事吗?”  “巴加内尔,我认为你的看法,都不正确!”  “巴加内尔,按照您现在的分析,现在战火从塔腊纳基蔓延到了奥克兰这里了?”格里那凡爵士万分担心地问道。  “为了消遣而去打猎,我看不出有什么好处。”尼摩船长说,“我们的船上不需要鲸鱼油和肉。”  来说说这些石蛏。它们是贝类动物,身体呈椭圆形,外壳的两端呈圆形,成串地黏附在岩石上。这种软体动物还有个显著的特征,就是能够在极为坚硬的岩石上打洞。它们的外形和特点,与一般的贻贝区别很大。  是记者把他推醒,对他说:“你听,快听一听!”  念着念着,他一个人站了起来,猛地抓起了那张报纸。他双手不停地抖动报纸,好像要说许多话,可一时之间却无从说起一样,就这样傻愣愣待在那儿。一旁的海伦夫人、玛丽小姐、小罗伯特、格里那凡爵士眼睁睁看着他,感到一头雾水,实在不知道他到底发什么呆!  “如果不是土著人,还会有谁干这种事情呢?”  但是,这是一个根本不能说明什么的回答,只能证明这位鱼叉手的固执。那天,我没有再跟他多说什么。“斯各脱亚号”的事故是不容置疑的。船底被撞出的窟窿是实实在在的,而且这窟窿也需要修补,当然我并不认为有一个窟窿就能说明问题,可是它绝不是平白无故就会有的。既然它不是暗礁撞出来的,那必定是某种动物身上坚硬的利器造成的了。  “如果还能发电报的话,我们就能通知到他,可现在做不到了!我们又不能把彭克罗夫和哈伯特单独留在这里!……这样吧,我自己跑一趟‘花岗岩宫’。”  “是呀,从5月30日一直到6月27日之间……”海伦夫人喃喃自语着。  “自从斯图亚特之后,还有探险家来过澳洲内陆探险过吗?”海伦夫人询问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