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冲挂耳咖啡视频教程

咖啡烘焙风味的最基础,就是烘焙度的浅中深变化。因此世界权威的精品咖啡学会SCA CSP Roasting 咖啡烘焙一级认证,主要考的也就是如何烘出正确的焙度。


  一旦基础的浅中深变化可以精准的掌握以后,接下当然就是如何烘出各种变化的风味了。


  从直火、半热风、全热风烘焙机,以及新兴的红外线烘豆机,固然每一种烘焙机都会因为各自热能传递方式,导致烘焙出来各种变化风味走向的差异。如:


  1.德国知名的PROBAT全热风机、美国知名的LORING全热风循环,靠著热风均匀包附加热每一个咖啡豆,在干净度的呈现上,真的是无可挑剔,是很多烘焙师追求的,绝不混浊、干净的风味。

  2.而直火、半热风烘焙机,因为加热方式为透过滚烫的锅炉接触热传导来炒热豆表的,则可以产生较高的豆心豆表温差。

  3.红外线直接照射穿透加热技术,可以透过短波的红外线均匀照射穿透每颗咖啡豆,烘焙出干净度高的风味。

  风味的变化除了基本浅中深不同焙度造成的差异外,还有豆心豆表的里外焙度差异造成的层次变化(色差),走向可以基本二分为:


  高纯粹度、高均匀度

  当咖啡豆剖面切开来时,豆心豆表颜色变化差异不大时,代表里外焙度均匀度高,风味较为纯粹干净,如浅焙明确的水果风味、甘醇浑厚的深苦咖啡。


  高层次

  当咖啡豆剖面切开来时,豆心豆表颜色变化差异大时,代表里外焙度相差较大,因此在风味呈现上,会同时喝到较高焙度与较低焙度的咖啡。如北欧快烘手法,可以同时喝到浅焙水果又带点中焙甘醇香气。


  但也因为具有豆心豆表的焙度差异,如果烘焙程度较浅,可能会遇到当豆表看起来已经熟了,豆心却还不够熟,就有喝到还没烘熟(青草味)的风险。并且因为咖啡豆里外烘焙差异,豆心含水量多,咖啡豆在保存过程中会持续产生化学变化,导致风味快速变化,不容易维持一致。


  听完上述两种差异,是不是跃跃欲试了,那么,到底要怎么创造出上述两种变化迥异的烘焙方式呢?


  从物理学热传原理上来说:

  *透过热风、红外线穿透等都属于高均匀加热方式,因此风味走向必定较为纯粹。

  *而透过锅炉“接触传导”的加热方式,则是透过高温的锅炉碰触豆表,将热慢慢传导至豆芯,豆表会先熟,风味走向必定较有层次。


  因为热从咖啡豆表面传递至豆心是需要时间的,所以烘焙速度也是会影响层次的因素之一:

  *快烘:烘焙的速度越快,时间越短,所以豆表先熟了,豆心还来不及热,因此就会烘出有高层次的结果。

  *慢烘:相反的,如果给予较多时间让热传导至豆心,甚至透过蒸闷等方式去均匀化热分布,烘得越慢,均匀度越高,风味纯粹度也就高了。


  了解以上两种基本因素后,就能够利用热传原理、跟烘焙速度的排列组合,创作出不同风味:

  *全热风:虽然没有太多的接触热,但透过快节奏手法的北欧快烘,可以烘焙出高层次的风味。美国的Loring烘豆机,最短甚至可以在三分钟内把咖啡豆烘熟!

  *半热风、直火:利用“关小风门、关小火”的方式蒸闷提升热风传导,增加均匀度,提升纯净度。

  *半热风、直火:“大风大火”铁锅快炒,提升层次。

  *红外线烘豆机:透过“红外线穿透”照射加热,烘出高纯粹、高均匀度咖啡豆。


  透过风门调控对流传导比例,锅炉转速调整接触热比例,烘焙时间节奏快慢调整传递至豆心状况,大多数烘豆机都可以通过变化,烘焙出反差很大的高层次,或是风味纯粹不混浊的高纯粹度。


  高层次烘焙

  锅炉低转速:提升接触热比例

  小风低转速:高层次的烘焙技法

  快节奏:拉高层次

  风门调小:降低对流比例


  高均匀度烘焙

  锅炉高转速:降低接触热比例

  大风高转速:纯粹清澈度高的烘焙技法

  慢节奏:发展浑厚甘醇

  风门开大:提升对流比例


  其实各机型都有各机型的优缺,直火是醇厚质朴、半热风香气迷人、热风干净清爽,但不管是偏好纯粹风味还是高层次的味道,都是根据个人的喜好与手法选择,并无绝对哦!

------ THE END 正文结尾 ------

特级豆子、新鲜烘焙、新鲜现磨,

Time Made,与时间赛跑的咖啡!

让每一杯咖啡都在最佳赏味期,

Time Made,咖啡好喝是必然的!


请关注下方微信二维码:coffeesnob2000

  少校接过了书,看了书面,忍不住问:  “可是,斯普莱恩先生,我们……”  幸好,彭克罗夫对他说:  我一边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寻找进气通道,或者说是“呼吸道”,不一会儿,我便找到了。在房门上面,开有一个通气孔,一阵一阵的新鲜空气是从这房门上面的一个通气孔进来的,把房中的污浊空气换掉的。  “我想,不是这样。因为从他背上挂着的这幅小牌牌证明了他是独自一个人坐车的。”约翰·孟格尔船长说道。  “可是,那些巴布亚人呢?”  “爱琴海的海水密度是一又千分之十八,亚德里亚海的海水密度是一又千分之二十九。”www.56wen.COM下 ./书 ./网  计划已经商定好。清晨,他们便出发了。纳布和水手用筐拖着鼓风机,筐里还放着食物,包括动物的和植物的。不过他们并不担心食物的不足,因为食物可以随时补充。  彭克罗夫大声喊道:“啊,我看清是什么了!”  “应当赶紧通知尼摩船长。”我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舱口。  “阁下,您的心情我非常理解。”这年轻的船长在宽慰道,“这艘船,本来就应该在一天半之前抵达奥克兰了。”  工程师要求同伴们不要打猎。因为枪声会传出去很远,有可能会惊动罪犯的,他们也许就在森林里游荡。另外,要打猎就必定会离开大车一段距离,而单独行走远离伙伴是非常危险的。第135章 神秘岛(20)  这次激战后,尼摩船长重新隐身了,我有好些时候看不见他。如果我从“鹦鹉螺号”的一些表面迹象来判断,他是船的灵魂,船也应该完全顺应着他的感应,他现在应该是愁闷和失意的。实际上,“鹦鹉螺号”没有保持一定的方向,它总是走来走去,就像一具死尸,在随波逐流。没有了章鱼的危险,船上的推进器已经解脱和自由了,但它又好像用不着这个推进器了,它在没有固定方向地漂流着。它是不忍离去这次战斗的场所吗——那个吞噬了船长一个亲人的海面?  哈伯特的脸色非常苍白,脉搏已到了极微弱的程度。贾丁·斯普莱恩要间隔很长时间才能感觉到微弱的跳动,仿佛随时都会停止似的。而此时,他的感觉意识几乎已完全消失。这些症状表明情况非常严重,不容乐观。  赛勒斯·史密斯的脸色比平时要苍白得多。他一语不发,勉强压下跃动在心中的怒火。他最后一次望了望他那被破坏了的田地以及从废墟火场中冒出的余烟,然后便回到了“花岗岩宫”。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