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林挂耳咖啡的热量

“我手冲玩了一年多,冲出来的咖啡品质时好时坏,多数不大好喝,害我不是很敢冲给朋友喝,手冲咖啡到底该怎么练才能冲的好喝?”


  类似的问题被问了不少次,观察下来有几个共通的现象,今天就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烂鱼烧不出好菜,别再用过期咖啡豆啦!


  在初学时,节(qiong)省(bi)的我们,通常会觉得先拿便宜一点的豆子来练习吧!冲坏了也不心痛。

  所以练习时就会拿放很久的咖啡豆或者超市廉价大包的商业咖啡豆来练习,想说练熟了再来冲好豆,结果就永远都是生的…


  省小钱花大钱,省错地方走错路


  今天如果你是个第一次拿手冲壶、开磨豆机的初学小白,单纯要先模拟手冲的准备流程或者意式的填压动作,那使用廉价咖啡粉做为测试模拟当然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如果今天你是要练习煮出令人赞赏的美味咖啡,那你就不能使用毫无风味、排气可言的廉价、过期咖啡。手冲是为了冲出咖啡内的美好香气与滋味,所以如果你用没什么风味变化的商业咖啡,你将无法有效喝出你练习的差异。因为不管冲好冲坏,味道都差不多的“坏”,这样你肯定无法知道你到底冲对了没。


  那如果是用品质不错但放了很久的精品咖啡呢?(放了一年之类的)


  除非是经过加压绝氧等特殊方法保存的咖啡豆,能维持豆内香气与阻止排气,不然正常保存并开封过的咖啡豆多数已彻底排气与氧化,香气早已走味,徒留些许滋味。而没了气体的豆子在冲煮时,很快就会吸饱水分沉积在滤器底部造成堵塞,让咖啡苦涩不堪。


  而且粉层的变化与翻搅也是手冲非常重要的观察点,失去了观察粉层的机会也会让练习效果大打折扣。


  所以找个信任或上门品尝过的店家,买包新鲜、有品质的精品咖啡豆,才是练习的正确道路。如果能先去喝过店家冲的,来做为练习方向,也会是个简易明了的练习目标。


  冲不好就乱调参数,永远搞不清楚是参数错了还是你手抖了


  “百人百味”是手冲咖啡的迷人之处也是烦恼来源。同样的豆子只要稍微调整研磨粗细、冲煮水温、粉水比例等,就会有明显的风味变化与口感差异,有不少人当咖啡煮的不满意时,便任意调整研磨粗细与冲煮水温等,好像在玩终极密码一样,数字对了咖啡就对了(?)。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一次最好只调一样参数,尤其是练习、测试风味的时候,但往往却忘了“自己”也是一个重要参数。


  我们不时会在爱好者交流群里看到一些问答:

 “流速太快了,时间太短了,是不是研磨该调细一点?”“嗯,是个办法之一”


  结果下一杯反而变成时间过久且堵塞不已,为什么呢?


  因为下意识觉得上一杯流太快,而使用了更细更缓的注水,导致粉层淤积、出水缓慢。没意识到自己的注水忽大忽小、忽快忽慢,每次注水都不稳定,却不断地调整参数,当然很难知道问题出在哪,造成每次冲煮都是个未知的状态。


  先求稳定,再求变化


  同样的豆子,每次冲都会有不同的风味展现,说好听是层次变化,不好听就是冲煮不稳定。


  在还不熟悉各类参数影响前,可以用店家的建议参数作为基础,先使用确定可行的参数作为练习,等到风味轮廓都能稳定掌握后,再来调整参数找出最佳甜蜜点,会是个比较稳定的练习方向。



文章来源:燃木咖啡烘焙工作室

------ THE END 正文结尾 ------

特级豆子、新鲜烘焙、新鲜现磨,

Time Made,与时间赛跑的咖啡!

让每一杯咖啡都在最佳赏味期,

Time Made,咖啡好喝是必然的!


请关注下方微信二维码:coffeesnob2000

  “亲爱的约翰先生,”格里那凡爵士说道,“我们计划是把女乘客都留在船上,这么做,是为了把最亲爱的人留在船上。像你这么热情又细致的船长不去照顾她们,谁又能照顾她们呢?”  赛勒斯·史密斯平躺在担架上,上面铺着干草和树枝。彭克罗夫和纳布抬着担架的两头。他们出发,向海岸走去。  尼摩艇长微微抬起身子,好像听见了赛勒斯·史密斯的话,虚弱但坚定地说:“您说得对,先生,我情愿在这里死去。因此,我请您答应我一个请求。”www.xia book.comwww/56wen/c om  “目前的状况,让我们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了;所以我的主张就是,不要冒险过河,应该在原地继续等待,等别人过来帮助;而且能帮助我们的人,看样子也只有‘邓肯号’的水手了。因此,我们不如暂且待在这里,反正这儿不缺少食物;但还是要派一个人给汤姆·奥斯丁送封信,命令他把船开到杜福湾来。”第148章 神秘岛(33)  记者和他的同伴认为是该放弃“感恩河“那个哨位的时候了。在那里,他们已经不能对付那条船了。为此,他们应该采取最明智的做法。在一个决定性的行动将要开始之前,移民们最好是聚在一起。贾丁·斯普莱恩悄悄地从岩石后面溜过来,但还是遭到了一阵子弹的袭击,万幸的是没有击中他,他安然无恙。  “格兰特小姐!玛丽小姐,为什么您哭了呢?”  “我赞成这主意。”少校马上转变了态度。  “不,先生,您说错了,我这样做并不是蛮横,而是仁慈!你们跟我打仗失败了,现在是我的俘虏!我只要说一句话就能把你们送到海底,但我却没那么做,而是把你们留了下来!你们攻击过我!你们知道了世上任何人都不应该知道的秘密,就是我全部生活的秘密!您以为我会把你们放回去,放回那不该再知道我行踪的陆地上吗?不!绝不!现在我留你们在这里,是为了保护我自己,而不是为了保护你们!”  “那我们就赶紧收集这些燃料吧!”哈伯特边说边干了起来。wWw:xiabook.com下~书- 网  哈伯特走了过来,对他说:  “啊!说什么呀!这些虫子能像火光一样!”小罗伯特一脸吃惊地问。  陌生人说到这儿,停了一会儿,继续用他发抖的声音讲述着:  拉·白鲁斯船长是在1785年12月7日指挥“罗盘号”和“浑天仪号”两艘船出发的。他先停靠在植物湾,考察了爱群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后,又出发去往圣克鲁斯群岛,在哈巴衣群岛的奈摩加岛停靠。接着,这两艘船来到了不了解情况的万尼科罗群岛的礁石上面。行驶在前面的“罗盘号”和南边海岸的礁石相撞。“浑天仪号”前来援救,但同样与暗礁相碰。第一艘船——“罗盘号”很快便沉了下去,第二艘船——“浑天仪号”在下方搁浅处坚持了好几天。当地土人善意地招待了遇难船员。遇难船员便在岛上利用两艘破损的大船的材料,拼凑建造了一艘较小的船。有几名水手自愿留在万尼科罗群岛上居住。其余一些体弱有病的船员都跟着拉·白鲁斯一同出发,驶往所罗门群岛。结果,在这群岛的主岛西岸的失望岬和满意岬之间,船毁人亡。  猛然间,少校朝着前方黑暗之处开了一枪。之后,他感到在几步远的地方,有东西倒下来了。但整个兽群却不受影响,仍然以势不可当的气势向前奔涌而去;这响声越来越大,最后就消失在有火山映照的山坡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