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耳式低滤咖啡

网上有许多咖啡文章、咖啡书籍上都会写说:“咖啡豆出油就代表咖啡豆不够新鲜。”但小编跟你说,事实并非如此,这样的说法反而让多数人的咖啡观念不正确,还以为出油就是因为咖啡豆放太久,而忽略了其他更重要的因素。其实呢,咖啡豆出油与咖啡豆久放这个因素并没有绝对的关系,虽然久放的确会让出油量增加,但影响最大的反而是烘焙程度和烘焙方式等原因!


  咖啡烘焙方式


  其实早在咖啡果实刚被发现之时,并没有咖啡“烘焙”,多数都是直接嚼食果,慢慢的才进步成水煮咖啡果实,成为“药用果汁”,最后才演变成现今采用“烘焙”的方式来处理咖啡豆,咖啡烘焙让咖啡不仅仅只是单纯取用咖啡因,更能在冲煮后感受到细致的风味变化,让许多人深深著迷。


  也因为咖啡烘焙的盛行,才让咖啡豆会有“出油”的可能性,而其中就要先让大家了解咖啡烘焙的方式,咖啡烘焙的方法可以粗分成三大类,依序是直火、热风、半热风,不同的烘焙手法都会给咖啡豆带来不同的变化:


  直火烘焙:在直火咖啡烘焙机的最大特征就是滚筒会有小孔,让火源能直接接触咖啡豆,但也因此更不容易控制火候,但若是控制得宜,咖啡豆的香气表现会极佳。

  热风烘焙:主要是以强力高温热气流来吹拂咖啡炉内的咖啡豆,让豆子能够被吹拂,导热效果最佳,烘豆较为省时且快速,咖啡风味较为干净且明亮。

  半热风烘焙:也有人称作半直火烘焙,在滚筒和火焰的接触面没有孔,但看似紧密的滚筒,其实在最内侧有开著小孔,引导热气流进入炉中,以辅助滚筒的金属来导热,让咖啡豆均匀烘焙。在火候上的调整比直火烘焙要来得方便,风味上的特色是余韵厚实且甘甜。


  【咖啡出油】的重要因素——咖啡烘焙程度


  在烘咖啡豆之时,咖啡豆会渐渐地膨胀裂开,让咖啡豆本身含有的油脂成份逐渐浮现到表面,让表面产生油光,而且当烘焙程度越重越深,这情形就会越明显!


  因此,一般来说浅烘焙的咖啡豆几乎不容易产生油光,所以千万不要用出油状况来判断浅烘焙的咖啡豆新鲜度,至于中烘焙一直到深烘焙的咖啡豆,由于咖啡豆烘焙时间较长,膨胀程度较明显,咖啡豆的二氧化碳等气体与油脂都较容易从咖啡豆本身排出,导致咖啡豆放置没几天内就满是油光,但这并不代表咖啡豆不新鲜,仅仅是烘焙的结果造成的!


  若你真的想知道咖啡豆的新鲜度,最建议的就是购买高品质的精品咖啡豆店家,包装上会标明咖啡豆烘焙日期,而且当你有进一步的疑问,还能直接询问店家咖啡豆状况、烘焙手法与冲煮建议,彼此交流成长。


  结语


  咖啡的知识是非常深且非常广的,光是一篇文章其实很难了解其中面貌。


  这次的文章主要是想让大家不要有“咖啡豆出油就是不新鲜”的迷思,而且除了在烘焙手法、烘焙程度等因素,咖啡豆本身的特性也会影响极大,像是非洲的咖啡豆通常小颗且硬,通常浅烘焙为主,即使烘好放了两个月也可能完全不出油,但有些较大颗且松软的咖啡豆,即使在同一个烘焙度,若火候较大,出油状况就可能会较为明显一些,这都是可以注意的因素。


  最后,还是希望大家能够以真正的风味品鉴去评定这只咖啡的优劣!


文章参考来源:

  《咖啡迷完全图解指南・咖啡的一切》

  《新版・咖啡学》

------ THE END 正文结尾 ------

特级豆子、新鲜烘焙、新鲜现磨,

Time Made,与时间赛跑的咖啡!

让每一杯咖啡都在最佳赏味期,

Time Made,咖啡好喝是必然的!


请关注下方微信二维码:coffeesnob2000

  在船头的部分,也就是艏柱的根部前七八英尺处,龙骨的两侧被严重地破坏了,至少被撕开了二十英尺。在那里,出现了两个大到无法堵塞的漏水洞。  工程师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抓住哈伯特的手,低沉地说:“是岛屿!”此时,娥眉月已经逐渐消失在了滚滚波涛中。  “这是一处岬角,我们得往回走,才能到陆地上。”  “我打算一直在海上航行到涨潮,也就是说一直航行到晚上七点。那时如果天还有点亮,我就尽力驶进海湾。如果天色晚了,我们就整夜在海边来来回回行驶着,等明天天亮时再进去。”  小罗伯特马上抓住塔卡夫的手,激动地说:  “可能也说不定,”少校总是这么说,他还劝爵士仔细回想,在卡拉特特死的时候,“啃骨魔”的脸部表情,“没准儿,在心眼里那酋长还感谢您呢!”少校是这么说的。  “朋友们,请先留步,”我拉住他们说,“我们就待在这里,直到‘鹦鹉螺号’走出这条冰冻之路。”  当我直面相告这点想法的时候,尼摩船长的口气有些激动,他说:  贾丁·斯普莱恩说:“是的,赛勒斯,那些事情真是不可思议!对您的营救、被冲到沙滩的箱子、托普奇怪的叫声,最后还有那瓶子……莫非这些谜我们永远解不开吗?”  “好的,尊敬的夫人,这一次,请同意我挽着您的玉腕!”巴加内尔大谢殷勤地说道。  一夜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过去了。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移民们从未离开过“烟囱”这个哨所。海盗那边也悄无声息,没有尝试过登陆。在朝艾尔通打了最后几枪以后,就再也听不到枪声了,也不知道那条船还在不在海岸边。反正也没人知道真实情况是什么样子,就当它认为是在和过于强大的对手交手,悄悄地起锚溜走了吧。  “但是,我们怎么甩掉他们呢?”格里那凡爵士心里没谱儿地问道。  “太好了,”格里那凡爵士回复道,“‘卡塔巴’,你熟悉这一条小路吗?”  工程师回答:“彭克罗夫,就这么办吧,把您的‘好运号’开到那儿去,但我还是感觉能直接在我们的看管之下才放心。等我们有空的时候,要给它建个小港口。”  突然,轰隆的声响,大家以为又发生了什么意外事,都吓得跳了起来。但仔细一看,原来无意中拉响了前甲板上的大炮;这是当巴加内尔不小心绊在地上,恰巧握住了系住大炮的拉炮绳。这些大炮都装上了炮弹的,当绳子拉动的时候,一个炮弹就直飞出去,炸到了海面上。而巴加内尔受着大炮的震动,从甲板上面滚落下来,滚到中舱护板,最后滚到了水手的大舱房里。这时,十几名水手急忙跑过来,马上七手八脚地抬起了他。这时,巴加内尔先生身体软绵绵的,像是被折成了两截。大家急忙呼唤着他,但始终不见他回答。接着,大家就一口气抬他到了楼舱里面。  彭克罗夫回答:“可能活着,也可能死了,但是如果已死的话,他应该不能自己埋葬自己的,我想我们至少也能找到他的遗骸!”  彭克罗夫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