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耳咖啡冲多少毫升水

说到咖啡的处理法,除了水洗、日晒,还有一种蛮常见的处理方式——蜜处理,这是一种介于水洗和日晒中间的处理法,在哥斯达黎加很是常见。而蜜处理又被分为白蜜、黄蜜、红蜜、黑蜜等等,那么这几种蜜处理有什么区别呢?



 |  蜜处理 


巴西的去果皮日晒法传到哥斯达黎加和萨尔瓦多等中美洲国家后,经过改良后称为蜜处理。



蜜处理是带着黏膜进行日晒干燥的生豆制成过程。在咖啡豆去掉外层的果肉以后,会有层粘稠状的胶状物,在传统的水洗处理法中会用清水把它洗去,但是因为有些高海拔产地的水资源限制,所以就诞生了这种直接带着果胶晒干的方式。



根据果胶刨除的厚薄程度、日晒时间长短(或晾晒厚薄程度),晾晒时翻动频率等,蜜处理又区分为黑蜜、红蜜、橙蜜、黄蜜、白蜜


根据果胶刨除的厚薄程度


黑蜜:几乎不去除果胶,因此干燥用时最久,需要持续14天以上,过程中为避免干燥太快,会用遮盖物挡住太强烈的阳光,以让糖分转换更充分。


红蜜:去除25%果胶(各庄园具体做法有差异),日晒持续12天左右,过程中也可能用到遮光棚


黄蜜:去除40%果胶,接受最多光照干燥,持续8天左右 。


有些产区和庄园则是根据咖啡豆晾晒的厚度以及翻动次数不同来区分,比如黄蜜和白蜜,均保留20-30%的果胶的情况下:


黄蜜:厚层晾晒,翻动次数少,晾晒用时长;


白蜜:薄层晾晒,翻动次数多,晾晒用时短。


 |  对比 


小编手头上只有黑蜜、红蜜以及黄蜜这三种蜜处理的豆子,所以小编今天打算对比一下这三支豆子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  生豆对比 



从颜色看,黑蜜处理的豆子由于保留的果胶比较多,所以在颜色上会是比较明显的不均匀,闻起来是比较浓郁的发酵香以及雪梨般的清香;



而黄蜜处理的豆子由于保留的果胶相对较少,所以看起来是比较均匀的黄绿色,闻起来有着青草和玄米香;



红蜜则处于中间,闻起来带着淡淡的发酵香和青草香气。



 |  烘焙对比 


【黄蜜】


转黄点5:30秒,一爆开始在8:46秒,温度是184,一爆发展2:30秒出炉,温度196度。



Agrton豆色值是66.9(上图),Agrton粉色值是82.4(下图),Roast Delta值是15.5。



【红蜜】


转黄点5:10秒,一爆开始在8:40秒,温度是185,一爆发展2:35秒出炉,温度197度。



Agrton豆色值是63.6(上图),Agrton粉色值是75.9(下图),Roast Delta值是12.3。



【黑蜜】


转黄点5:05秒,一爆开始在8:50秒,温度是183.6,一爆发展2分钟出炉,温度195.8度。



Agrton豆色值是76.7(上图),Agrton粉色值是90.1(下图),Roast Delta值是13.4。



 |  风味对比 



在烘焙好8小时后杯测,称11.3克粉,研磨BG 5B(中国标准20号筛网通过率75%),水温是94℃,倒入200ml水,四分钟后破渣捞渣,就可以杯测啦~



【黄蜜】闻起来有淡淡的发酵果香,啜吸时有柑橘、可可、坚果、蜂蜜以及焦糖的风味。整体风味是比较清淡的。



【红蜜】闻起来有着浓郁的发酵红酒香,啜吸时有凤梨、甜橙、油桃、提子、奶油、葡萄干以及枫糖的风味。



【黑蜜】闻起来是浓郁的菠萝蜜、葡萄干以及发酵酒香,啜吸时有李子、柑橘、葡萄干、焦糖、香料的风味。


 |  总结 


对比三种蜜处理的豆子,【黑蜜】处理的有着浓郁的发酵香,香气上会丰富些,【红蜜】处理的在香气上会稍弱一些,而【黄蜜】处理的闻起来香气是比较淡的发酵果香;



在风味上,【黑蜜】处理的酸甜感明显,有些果汁的感觉;【红蜜】处理的比较均衡,有着明显的提子的风味;【黄蜜】处理的则比较干净,发酵味并不重,偏向柑橘类的风味。

------ THE END 正文结尾 ------

特级豆子、新鲜烘焙、新鲜现磨,

Time Made,与时间赛跑的咖啡!

让每一杯咖啡都在最佳赏味期,

Time Made,咖啡好喝是必然的!


请关注下方微信二维码:coffeesnob2000

  这是只能靠碰运气的事!不过希望本来就是扎根在人心里的啊!而且,我们还是两个人。最后,我可以肯定一点,虽然这看来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打破我心中的一切幻想,即使我逼迫自己“绝望”,现在也根本做不到!  我浑身僵直、麻痹,两眼睁得很大,感觉喘不上气来,悲剧的大幕在缓慢拉上,没有气息,没有声音,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使我紧紧贴在玻璃上面!  那几盒雷管,还有那两桶火药和子弹,很受大家的欢迎,同时还商定要建一个小小的弹药库,地点就选在“花岗岩宫”外面,或者是上面的岩洞里,这两处都绝对安全,不会发生任何爆炸。不过火棉还得继续使用,因为这种东西很好用,不需要用普通火药来取代它。  “那好!先生,只要关上嵌板就可以了。”  这塔卡夫还没等爵士的命令,就独自去寻找宿营地了。幸好,他在河边找到了一处叫做“拉马塔”的院子。这“拉马塔”是一处三面都有围墙的院子,是用来圈住牛羊等牲畜的。在“拉马塔”里住上一宿,是绝对没什么问题的,只是需要露天宿营,爵士和小罗伯特对此并不挑剔。所以,他们也没有在别的地方寻找,就在这“拉马塔”里,在太阳底下晾着湿透了的衣服,让它慢慢晒干。  听到这里,我努力打起精神,把过去的那些事重新回忆一番,并且对自己以前的那些想法重新检查了一下。wwW.xiabook.com下!书!网  “那就快抬进畜栏!”彭克罗夫急了。  在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小船又继续向着江的上游而去。这时候,从河的支流里一下又冒出了许多小船。这些船上有六十多个毛利族的士兵,士兵中还有不少伤员;很明显,他们是从战场上撤离下来的,准备到山中休憩。  他用手指着前面,移民们可以看到在磨坊、牲口棚和家禽场上空盘旋的一股浓烟。  在3月1日的时候,爵士一行人终于踏出了茂密的森林。这一天晚上,他们来到五千五百英尺高的伊基兰吉山下,在那儿扎营休息。这时候,他们走出森林有一百英尺了,继续行走三十英里,就会抵达海岸。孟格尔因为没料到这些路不好走,绕了很多圈,多走了大约五分之一的路程。大家一个个疲倦得像要散架了一样。看来,还需要继续走两天才到目的地,这样下去可真是吃不消!大家也知道在这里不能放松警惕,因为附近经常有毛利人出没。  在这一天,这一行人又继续行走到了东经141°30′的地方。直到现在,他们都很少看到外地移民,当地的土著人更是一个也没遇见。  哈伯特问道:“赛勒斯先生,您也这么认为吗?”  从外表上一看,就知道这人肯定是新西兰的土著人。他四五十岁,有着高大的身材,还有宽厚的胸脯;肢体上的肌肉特别暴突,显得强壮有力。然而,那人面容是一脸的凶相,令人害怕。  “我又沿着海岸走了两海里,潮落时我在暗礁那边找,涨潮时我在海滩上寻觅。可是,我什么也没发现。直到昨天下午五点左右,我才发现,沙地上有脚印!”  爵士和小罗伯特,觉得天上的飞禽并不解馋,决定先打打野兽。连续不断的砰砰枪声,划破了草原的静寂。在这一刹那,成百只袍子和原驼,从静寂的山林中跑了出来。就如同在高原上那天夜晚,成群结队冲过来的动物阵势一样。这些动物的奔跑速度非常快,枪一时都无法瞄准。没办法,只能选择容易些的,看来看去,只能打天上的飞禽,用来做美味佳肴。没多久,他们就打落了大约十来只的红鹧鸪和秧鸡。而且,格里那凡爵士还出手不凡,一枪就打中了一头当地人称做“泰特突尔”的野猪。众所周知,野猪肉可是味道鲜美的美味佳肴,这些收获令他们非常开心。  严寒终于过去了。虽然后来又经历过雨天,风雪天气,冰雹自天而降,还刮过风,但这些恶劣的气候都很短暂。冰雪全都融化了。高地,沙滩,森林,“感恩河”畔,又重回归到以前可以通行的样子。终于来到的春天让“花岗岩宫”的主人们兴高采烈,不久,他们多数就在户外活动了,“花岗岩宫”只成为他们睡眠和进餐的地方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