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牌子的挂耳式咖啡好

咖啡烘焙风味的最基础,就是烘焙度的浅中深变化。因此世界权威的精品咖啡学会SCA CSP Roasting 咖啡烘焙一级认证,主要考的也就是如何烘出正确的焙度。


  一旦基础的浅中深变化可以精准的掌握以后,接下当然就是如何烘出各种变化的风味了。


  从直火、半热风、全热风烘焙机,以及新兴的红外线烘豆机,固然每一种烘焙机都会因为各自热能传递方式,导致烘焙出来各种变化风味走向的差异。如:


  1.德国知名的PROBAT全热风机、美国知名的LORING全热风循环,靠著热风均匀包附加热每一个咖啡豆,在干净度的呈现上,真的是无可挑剔,是很多烘焙师追求的,绝不混浊、干净的风味。

  2.而直火、半热风烘焙机,因为加热方式为透过滚烫的锅炉接触热传导来炒热豆表的,则可以产生较高的豆心豆表温差。

  3.红外线直接照射穿透加热技术,可以透过短波的红外线均匀照射穿透每颗咖啡豆,烘焙出干净度高的风味。

  风味的变化除了基本浅中深不同焙度造成的差异外,还有豆心豆表的里外焙度差异造成的层次变化(色差),走向可以基本二分为:


  高纯粹度、高均匀度

  当咖啡豆剖面切开来时,豆心豆表颜色变化差异不大时,代表里外焙度均匀度高,风味较为纯粹干净,如浅焙明确的水果风味、甘醇浑厚的深苦咖啡。


  高层次

  当咖啡豆剖面切开来时,豆心豆表颜色变化差异大时,代表里外焙度相差较大,因此在风味呈现上,会同时喝到较高焙度与较低焙度的咖啡。如北欧快烘手法,可以同时喝到浅焙水果又带点中焙甘醇香气。


  但也因为具有豆心豆表的焙度差异,如果烘焙程度较浅,可能会遇到当豆表看起来已经熟了,豆心却还不够熟,就有喝到还没烘熟(青草味)的风险。并且因为咖啡豆里外烘焙差异,豆心含水量多,咖啡豆在保存过程中会持续产生化学变化,导致风味快速变化,不容易维持一致。


  听完上述两种差异,是不是跃跃欲试了,那么,到底要怎么创造出上述两种变化迥异的烘焙方式呢?


  从物理学热传原理上来说:

  *透过热风、红外线穿透等都属于高均匀加热方式,因此风味走向必定较为纯粹。

  *而透过锅炉“接触传导”的加热方式,则是透过高温的锅炉碰触豆表,将热慢慢传导至豆芯,豆表会先熟,风味走向必定较有层次。


  因为热从咖啡豆表面传递至豆心是需要时间的,所以烘焙速度也是会影响层次的因素之一:

  *快烘:烘焙的速度越快,时间越短,所以豆表先熟了,豆心还来不及热,因此就会烘出有高层次的结果。

  *慢烘:相反的,如果给予较多时间让热传导至豆心,甚至透过蒸闷等方式去均匀化热分布,烘得越慢,均匀度越高,风味纯粹度也就高了。


  了解以上两种基本因素后,就能够利用热传原理、跟烘焙速度的排列组合,创作出不同风味:

  *全热风:虽然没有太多的接触热,但透过快节奏手法的北欧快烘,可以烘焙出高层次的风味。美国的Loring烘豆机,最短甚至可以在三分钟内把咖啡豆烘熟!

  *半热风、直火:利用“关小风门、关小火”的方式蒸闷提升热风传导,增加均匀度,提升纯净度。

  *半热风、直火:“大风大火”铁锅快炒,提升层次。

  *红外线烘豆机:透过“红外线穿透”照射加热,烘出高纯粹、高均匀度咖啡豆。


  透过风门调控对流传导比例,锅炉转速调整接触热比例,烘焙时间节奏快慢调整传递至豆心状况,大多数烘豆机都可以通过变化,烘焙出反差很大的高层次,或是风味纯粹不混浊的高纯粹度。


  高层次烘焙

  锅炉低转速:提升接触热比例

  小风低转速:高层次的烘焙技法

  快节奏:拉高层次

  风门调小:降低对流比例


  高均匀度烘焙

  锅炉高转速:降低接触热比例

  大风高转速:纯粹清澈度高的烘焙技法

  慢节奏:发展浑厚甘醇

  风门开大:提升对流比例


  其实各机型都有各机型的优缺,直火是醇厚质朴、半热风香气迷人、热风干净清爽,但不管是偏好纯粹风味还是高层次的味道,都是根据个人的喜好与手法选择,并无绝对哦!

------ THE END 正文结尾 ------

特级豆子、新鲜烘焙、新鲜现磨,

Time Made,与时间赛跑的咖啡!

让每一杯咖啡都在最佳赏味期,

Time Made,咖啡好喝是必然的!


请关注下方微信二维码:coffeesnob2000

  突然,就像是为了和赛勒斯·史密斯的话相呼应似的,那架梯子竟然滑到了门口,然后打开了,随后落到了地上。  “我并没有说这么做不合理!”艾尔通镇定自如地说道,“如果我要求您放了我,您肯定不答应,是吧!”  “没错,肯定有!”船长很肯定说,“这种鲨鱼学名叫做‘天秤鱼’。在任何温度的海域里,它都能生活。如果我观察没有错误的话,这就是‘天秤鱼’。捕捉这种鲨鱼的方法很独特,如果阁下批准,夫人也感兴趣的话,我们可以展示这独技。阁下和尊夫人也能亲眼目睹这鲨鱼的模样。”  第二天是11月9日,我这一觉睡了整十二个小时。康塞尔来到我的舱房,还跟以前一样地问候我“先生昨晚睡得可好”,然后就开始干起活来了。那个加拿大人像个一辈子只会睡觉的人,康塞尔没有去惊动他,把他留在了舱房继续睡觉。  纳布、彭克罗夫、哈伯特立刻跟随向森林边缘追去……但回来时依然是他们几个。  生死关头  纳布和记者,同时俯下了身体。  “当然有用,至少总可以出口气吧?如果这些海盗——我说海盗算是对他们的尊重了,因为教授不让我叫他们吃人的野人,而我也不想惹教授不开心——如果这些海盗认为把我关在这个透不过气的笼子里,而可以不挨我的咒骂,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好,阿龙纳斯先生,请您直截了当地说,您认为他们会长期地把我们关在这铁盒子里吗?”  终于,约翰·孟格尔船长想到了一个孤注一掷的妙计,朝着水手们喊道:  隈卡陀江正好流过了这沸水滚滚的热泉,这是地质史上的一大奇观,吸引了无数的探险家来这儿观赏。因为江水中含有丰富的铁元素,所以河两岸的淤泥都被熏染成鲜红一片,看不见一块白色的土地。弥散在空气的是一股刺鼻的硫黄味,和散发在泥土中的臭味混杂在一起,实在是令人难闻。这些毛利人倒是习惯了,可是爵士一行人却难以忍受。  (1862年6月7日)“不列颠尼亚号”三桅船(格拉斯哥)  “退烧药!……工程师答道,“怎么办呢?我们这里既没有金鸡纳树皮,也没有硫酸奎宁!”第105章 海底两万里(36)  哈伯特回答:“那是非常好吃的,只不过他们吃的并非是三十英尺高的竹子,而是很嫩的竹笋。”  小艇慢慢划进了海面,在波涛海浪的推送中,离海岸越来越远。  “亲爱的约翰,你说得有道理,”海伦夫人说道,“可能艾尔通有些可疑之处,让麦克那布斯怀疑了。”第139章 神秘岛(24)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