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耳咖啡与美式滴漏咖啡

咖啡装B指南:如何优雅地鄙视瑞幸咖啡


装B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近期瑞幸咖啡大肆烧钱扩张,为咖啡鄙视链上的朋友们添了不少麻烦。

 

如何更好地鄙视暴发户瑞幸咖啡、并借此良机在咖啡装B链中向上爬一爬?这就是本文要解决的问题。

 

需要首先复习的内容是,装B需要根据对手的段位进行精准打击,不能高也不能低。高了,曲高和寡容易被当成傻X;低了,又成了对手装B的垫脚石。只有准确站在比对手高一级的位置,带着怜悯微微俯视,才能实现装B快感最大化。

 

本次咖啡装B指南为大家提供了以下四个参考段位:1. 站在星巴克的高度,鄙视瑞幸咖啡;2. 站在第三波精品咖啡浪潮的高度,鄙视包括瑞幸咖啡和星巴克在内的所有意式咖啡;3. 站在咖啡历史的高度,鄙视拿喝咖啡装B的人;4. 大道至简,装于无形才是巅峰。

 

一、站在星巴克的高度,鄙视瑞幸咖啡

 

这是目前咖啡鄙视链上已经人满为患的段位,技术难点在于咖啡本身都不怎么好喝,大家聊的都是加牛奶加糖浆的花式咖啡。

 

以星巴克广受爱戴的香草拿铁为例,真要单独拿出里面那杯意式浓缩咖啡,不管“espresso”的发音再纯正,你也很难说服别人这玩意能有多好喝。

 

因此,这个段位的技术要点是那些咖啡以外的东西。例如牛奶,星巴克以外的廉价品会让胃难受好几天;再比如糖浆,别家用的便宜货香味太不自然,简直让人想吐;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第二客厅”,离开了星巴克的脉脉温情还怎么可能喝得下咖啡?

 

尽管这些细节都在咖啡之外,但已经足够让那些门外汉羞愧地把外卖刚刚送到的“小蓝杯”藏起来。至于那些在全家、7-11、麦当劳、肯德基买咖啡的人,只配当场偷偷喝完,哪里还有胆量把外卖咖啡杯带到办公室?

 

二、站在第三波精品咖啡浪潮的高度,鄙视包括瑞幸咖啡和星巴克在内的所有意式咖啡

 

星巴克虽好,但拥挤之处必然无法彰显独特品味。如果你从对方嘴里听到诸如“% ARABICA”、“Blue Bottle”的咖啡馆名称,就该知道这可不是“COSTA”之类的低段位选手了。

 

想打击以星巴克为傲的芸芸众生,还是要回到咖啡本身。技术要点非常简单:加牛奶加糖的咖啡还能喝?黑咖啡才是王道!

 

如果对方胆敢号称自己在星巴克喝美式也不加糖,一定要微微叹一口气,仿佛自尊受到严重践踏般说:“Americano”也配叫黑咖啡?试试手冲咖啡吧朋友,“espresso”不管加热水、冰水还是苏打水,都无法展现咖啡真正的魅力!

 

咖啡鄙视链的这个段位,理论依据大多来自台湾人韩怀宗写的《咖啡学》一书。里面把咖啡历史分为三波浪潮,星巴克是第二波浪潮的代表,而精品咖啡则是要取而代之的第三波浪潮。

 

第三波精品咖啡浪潮,更强调咖啡本身的风味,并且烘焙程度整体看浅了很多,果香、果酸等描述红酒的词汇大量进入咖啡领域。

 

没有时间深入了解也没关系,记住一个魔法词汇“COE”就够,它的全名是“Cup Of Excellence”,每年会对各种咖啡豆就行杯测打分,能否超过90分是一条高低档分界线。

 

因此,如果有人胆敢在你面前提及蓝山咖啡和猫屎咖啡,千万不要急着解释它们是否高级到值那个价的,一定要深表痛心地说:咖啡不能看噱头,要看杯测评分,连COE  Ninety Plus (90+)都摸不着的咖啡豆,都是无聊的炒作,都是对咖啡文化的亵渎!

 

三、站在咖啡历史的高度,鄙视拿喝咖啡装B的人

 

想要第三波咖啡浪潮的拥趸,还是要从第二波咖啡浪潮的代表星巴克下手。你可以先卖个破绽,说自己是因为星巴克的创始人才喜欢上咖啡的。只待对方说出星巴克创始人舒尔茨,立刻开始反攻。

 

“Starbucks”怎么来的?是舒尔茨起的名字吗?根本不是,这个从意大利学来“espresso”的职业经理,再加上“第二客厅”等等商业手段,把好端端的咖啡文化做成了全球连锁的板凳生意。那三位真正创建了星巴克的人,才是“Starbucks”的灵魂根基!

 

那是20世纪70年代,三位好友共同创建了一家卖咖啡豆和香料的小店。其中之一的Baldwin非常喜欢《白鲸记》,书中爱喝咖啡的大副名字是“Starbucks”。可惜呀,爱咖啡的三人却不善经营,倒是职业经理人舒尔茨反客为主,最终收购了星巴克。

 

当对方震惊于舒尔茨居然不是星巴克创始人之后,你再接着娓娓道来——切记从这里开始要略带伤感。

 

好好一杯咖啡,被做成了全球连锁的标准化生意。无论你喜欢的是星巴克,还是“% ARABICA”那些后起之秀,都是我们被商业社会异化的表现呀。

 

真想再去一次咖啡的发源地埃塞尔比亚,那里的人们用最原始的方法做的咖啡,确实比不上商业社会精细打磨过的种种美味,但那才是咖啡最让人难以忘怀的原始味道呀。

 

四、大道至简,装于无形才是巅峰

 

亲爱的朋友,如果读完此文的你与我相遇,该如何分个高下呢?

 

切记大道至简,只有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才能真正站上鄙视链的巅峰。

 

我会拿出自己的手网,向你抱怨自己炒咖啡豆的种种不便。没错,我们是可以在家自己炒咖啡豆的,但银皮乱飞那个难收拾,自家的火力控制也终究比不上专业机器稳定。

 

所以有咖啡喝就好,一杯提神醒脑的普通饮料而已,无非中国人以前喝茶的历史太长,让这个新玩意显得比较洋气。真要装B,论价钱最贵的咖啡豆恐怕连中档茶叶的都摸不到,论年份也搞不出葡萄酒那么复杂的体系,又何必自己为难自己呢?

------ THE END 正文结尾 ------

特级豆子、新鲜烘焙、新鲜现磨,

Time Made,与时间赛跑的咖啡!

让每一杯咖啡都在最佳赏味期,

Time Made,咖啡好喝是必然的!


请关注下方微信二维码:coffeesnob2000

  塔卡夫伸出手,一把就将小罗伯特紧紧搂住;巴加内尔也从身后把塔卡夫给团团搂抱着。格里那凡爵士、麦克那布斯少校和三个水手,见伴随自己的向导在这一次历险中大难不死,实在是开心不已,一个劲和他握手。之后,塔卡夫就把这一些旅行者都领到了一个废弃的“厄斯丹夏”敞开的棚子底下。在那儿,有一堆旺火正在燃烧着,而且在火上还烤着大块大块的肉。旅行者们一边吃,一边大块切着肉,吃得实在快乐!吃饱之后,大家的身体也暖和了。这时,大家聚在一起,才感叹这次真是上帝保佑、大难不死!居然在上有火,下有水,外加鳄鱼袭击的危险处境中能死里逃生!  听他说完,我便想告辞了,但尼摩船长把我留下,并让我坐到他的身边。然后,他很感兴趣地询问起我们登上陆地打猎的经过,对加拿大人爱吃肉类的那种需要,他好像完全不了解。然后,他又转移了话题,开始天南海北地东拉西扯,虽然他依旧轻易不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却比以前亲切多了。  大家在忙碌的一天之后都沉沉入睡。猛然间,凌晨四点左右,托普的叫声惊醒了大家。  的确,如果这帆船能被修补好的话,“林肯岛”的移民们回国的希望就很有可能实现了。可是,要想解决这个重要的问题,他们还得耐心一点,必须等到退潮以后海水很低的时候,才能检查船身的各个部分情况如何。  在土著人中,最令人同情的是妇女,她们的生活状况很悲惨。因为土著妇女没机会享受女性妩媚的天赋,总是生活在男人的暴力之下,老被抢来夺去;她们的结婚礼物,就是丈夫手中的大棒。在妇女结婚之后,都要过着颠沛的流浪生活,常常未老先衰。她们的婚后生活,就是用蒲包裹着孩子,在怀里兜着;然后背上背着打猎或者捕渔的工具,带上织网需要用的野草筋,整日为家庭生计而奔波着。在平常,她们忙着捕捉袋鼠、蜥蜴和蛇,或者砍柴扒树皮盖成棚子。可以看到,这些妇女简直是不如牛马,只知道干活,很少有休息的机会。只有在丈夫吃饭完之后,自己才能吃上一口残杯冷炙。  巨大的战舰慢慢地下沉,忽然战舰上发生了爆炸,强大的冲击力把战舰的甲板轰开,海水涌入的力量更加强大,战舰迅速地下沉,求生的船员都被强大无比的旋涡拉到海底……我转过头来看尼摩船长,这个可怕的惨剧的幕后主使者,就是真正的复仇者。当眼前的一切恢复平静,尼摩船长向他的房门走去,我看着他走进房间。在他房间里面的嵌板上,那些英雄人物的肖像下面,我看到一个年纪还轻的妇人和两个小孩的肖像,尼摩船长呆呆地看着肖像,向像中的人伸出两只胳膊,同时跪在地上,呜咽着痛哭起来。  康塞尔一直跟在尼德·兰的后面。尼德·兰很识货,穿过树林的时候,他总是能见到一些很好吃的果子,使我们收集的食物品种更加齐全。  听了小伙子的这番思考,赛勒斯·史密斯不禁微微一笑。他这番思考表明了一种谨慎的态度。既然这些狐狸不能被归入可食类,那这件事就和水手没什么关系了。不过他提醒道,等“花岗岩宫”建起了家禽饲养场,有必要采取一些措施来防备这些四足强盗的光顾。对此大家都表示同意。  “听到了吗,我们的学者巴加内尔先生,现在向人类创造的现代文明展开攻击了!”少校说道。  两人又快马加鞭,飞驰而去,没多久,就看到了巴加内尔带领的另一支队伍,这两个队伍就这样会合在一起了。爵士自然地发出了一声欢快的叫声,眼睛一亮,因为他看到小罗伯特正在这一同伴队伍之中,骑在“桃迦”上,还是那么活蹦乱跳;而“桃迦”一看见自己的主人——塔卡夫,也兴奋地仰天嘶鸣。  “真奇怪!唉!为什么做不了呢!”  我把房门关上,尼德·兰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地看着我。  当贾丁·斯普莱恩围着住所转了一圈后,他看见一块木板上有这样几个已模糊不清的字母:br·tan·a。这应该是那条失事船的一块舷墙。  “尼德,你是什么意思?”康塞尔说。  我大概统计了一下,从2月23日到3月12日这十几天的时间里,“鹦鹉螺号”一直在大西洋游弋,平均每天行进一百里。很显然,尼摩船长想要完成他的海底周游,他肯定会一路向西南进发,等绕过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后,返回到太平洋的南极海域。  用了不低于三周的时间,牲畜栏才建好。为了让反刍动物有个木棚可以栖身,赛勒斯·史密斯还用木板建了些大棚。无论是栅栏还是大棚都需要异常坚固,因为强壮有力的岩羊有着很强的爆发力,一旦发起脾气来,是很可怕的。  俘虏们从里士满逃出来已经三年了。在这三年中,他们已不知有多少次谈论过时常出现在他们脑海中的祖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