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耳咖啡能放多久

连咖啡关店、瑞幸持续亏损,连锁咖啡行业怎么了?

连锁咖啡行业真正的春天还没来,就要入冬了吗?


文|彭倩

编辑|乔芊



连锁咖啡品牌们的日子并不好过。


36氪获悉,互联网连锁咖啡品牌连咖啡已于春节前后完成一轮店面调整,将不盈利和早期不符合品牌要求的线下门店关闭。


据《经济参考报》的报道,此次连咖啡在全国关店比例达到30%至40%,其中店铺网点占比最高的上海目前仅有70多家门店正常运营,此前该地区门店运营数为120家。按照连咖啡如今铺设的400家线下咖啡站点计算,此次关掉的门店至少为120家。


这是连咖啡自2017年底实现盈利以来,第一次出现因盈亏不平衡而大规模关店的现象。在2个月前的采访中,连咖啡CMO张洪基还曾向36氪透露公司将继续铺设线下渠道,甚至在北上杭深等地开设大型咖啡馆。目前看来,已有的咖啡站点将面临被“优化”的命运,还未完全落地的大型咖啡馆则更是前途未卜。


36氪了解到,连咖啡近几个月盈利出现问题,主要在于部分门店销量下滑。销量下滑与行业竞争加剧有关:瑞幸咖啡打法激进,市场策略保守的连咖啡颇受掣肘。


自2018年底拿到新一轮融资后,瑞幸继续采用“烧钱换市场”的策略,开启新一轮的补贴,而连咖啡因新一轮融资迟迟未到,很难参与价格战,销量受到不小影响。此外,瑞幸的线下门店扩张速度很快,目前已经超过2000家,门店总量远远超过连咖啡、进一步挤压其市场份额。在2019年,瑞幸还将新开2500家门店,或在数量上超过老大星巴克。


拼不了资本和流量,连咖啡只能“勒紧裤腰带”:关闭部分运营状况不佳的门店以及时止损,以便在新一轮融资到账之前,保证资金链不断裂。连咖啡方面表示,关闭部分不盈利门店将帮助公司在二季度重回盈利状态;而新一轮融资目前实际已到最后阶段,将于4月前宣布。


连咖啡的发展不顺只是连锁咖啡行业发展面临困境的一个缩影。事实上,其他头部玩家的日子也都不太好过,这其中甚至包括迅猛发展的瑞幸。


手握10亿元启动金,其后又两轮融资4亿美金的瑞幸在烧钱扩店上不遗余力——瑞幸因此积累了超过8亿的亏损,且亏损还将持续扩大。瑞幸咖啡CEO钱亚治在近期还表示,补贴仍将持续3至5年,线下扩张将继续加速。


疯狂速度背后暴露了成本高企、运营粗放的问题。一位咖啡行业内人士告诉36氪,由于追求快速拿店,瑞幸给出的租金能达到市场价的两倍,同等地段星巴克的三倍,还会在别人都不要的垃圾地段开店,并伴生一些腐败问题。


更大的隐患是,瑞幸烧钱打下了江山,却无法探索出明确的盈利模式。此前的高单量在补贴停止后能否维持是一个问号,若持续补贴,则需要资本不断输血。一旦融资不顺,瑞幸的资金链将面临很大考验。


为此,瑞幸甚至想要通过IPO的方式筹集新的资金。不仅任命CFO,此外,据EqualOcean报道,投资银行已开始为瑞幸咖啡准备关于香港联交所IPO的上市资料。然而,这条路目前已遇到障碍。据港交所上市规则,由于瑞幸经营仅1年多,不符合主板上市至少3年经营纪录要求。


纵观整个行业,各大玩家不仅拥有追赶行业消费升级大潮的机会,也面临不少问题。此前一位来自知名咖啡企业的高管曾向36氪透露,国内连锁咖啡市场是“虚假繁荣”。新入局的互联网咖啡品牌,除了瑞幸融资速度较快,剩下的玩家融资并不容易。


而老玩家星巴克、Costa、上岛咖啡也各有一本难念的经。星巴克中国增长乏力,不得不和阿里一起进行数字化改造,并开放外卖业务;Costa则卖身可口可乐,寻找新的出路;上岛咖啡开启关店模式,3000家门店所剩无几。


国内连锁咖啡行业之所以给人带来“繁荣”的错觉,很大程度上是瑞幸等互联网品牌的高调发展,引起了资本对整个市场的注意,并掩盖了行业存在的问题。对于中国消费者而言,咖啡并非刚需产品,可被茶饮和功能性饮料所代替。此外,行业还存在创新能力不足导致产品同质化严重、咖啡师培养体系混乱、管理机制不科学以及数字化程度较低等诸多问题。36氪从一位行业内的消息人士处了解到,由于这些问题一直没能得到解决,投资人实际对行业内大部分项目仍处于观望阶段。


除了带来“虚高”的关注度,瑞幸还给行业带来更大的问题。由瑞幸等打法激进的玩家发起的“恶性竞争”正在侵蚀这个本该靠产品和人才培养体系取胜的行业。曾“端着架子”的星巴克,在做外卖这件事上也不得不“入乡随俗”,被动参与价格战,频繁促销打折,推出买二送一、免配送费、满减等活动。


头部玩家的低头将直接对行业风向产生影响。照这个发展趋势,拼到最后,头部玩家很可能并非靠产品和精准洞悉用户需求取胜,而是靠资本博弈。与之类似的行业案例是共享单车,ofo靠资本打下的江山最终也因资本退场而覆灭。由于发展轨迹类似,“瑞幸是否会成为下一个ofo”也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目前看来,瑞幸是否会成为下一个ofo仍待观察,但国内连锁咖啡行业的玩家们都需警惕,过硬的产品和服务才是品牌持续发展的根本动力,也是消费者的最终选择。

------ THE END 正文结尾 ------

特级豆子、新鲜烘焙、新鲜现磨,

Time Made,与时间赛跑的咖啡!

让每一杯咖啡都在最佳赏味期,

Time Made,咖啡好喝是必然的!


请关注下方微信二维码:coffeesnob2000

w w w. xiabook。com www.xiabook.com  “我们很快就知道了。”格里那凡爵士又忙去问,“奥斯汀,现在怎么样了?”  “如果是这种情况,”康塞尔有点儿担忧地说,“如果这头海牛是全世界上的最后一头,为了保护这个物种,放过它不是更好些吗?”  “好!尼德,我们今晚逃,就是被大海吞没了,我们也在所不惜!”  大副费了一番力气,从鲨鱼肚子里取出了模糊的东西,举起来说道:“嗯,看看吧!”  “约翰,现在嘛,”他转身对孟格尔说,“为了保险起见,您觉得我们应该待在这河边,一直等有人送交通工具吗?”  “是的!先生,‘复仇号’!多么有力的名字!”尼摩船长交叉着两臂,低声地说。  大约半个小时后,他们全部来到了湖的东南角,一起站在“眺望岗”上。到现在为止,对湖岸的考察,应该算是结束了。可工程师一直没能发现湖水到底从哪里又是怎样排泄的?  听了赛勒斯·史密斯说的这话,大家都脱下了帽子,低声念着艇长的名字。  “事情必须要有个了结,”一天他急匆匆地找到我说,“现在的形势很明了,您那尊敬的尼摩船长一意孤行地离开陆地,向北航行,他要去哪里?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对您说,我已经受够了南极那个要人命的鬼地方,所以我绝不会再跟他到北极去。”  “穆拉迪,你的分析有可能,”格里那凡爵士说着,“这一些流放犯肯定清楚我们有精良的武器,所以不敢冒险干事。可能他们会在深夜的时候,对我们偷袭。所以,在天黑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加倍小心防范。唉,如果我们能走出这一片沼泽地,到海岸那一边就好了。只可惜呀!这些暴涨的河水拦住了我们的去路!现在我们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个能载我们过河的木筏,即使浪费多少钱都愿意!”  格里那凡爵士仍然沉默不语,只是用望远镜眺望左边上风口的海面。  的确是它,是工程师赛勒斯·史密斯的狗。这是一条混血狗,具备盎格鲁和诺曼底两种优良狗的优点,奔跑速度敏捷,嗅觉更是敏锐。可是,只有托普自己,纳布和它的主人都没有出现。  让大家伙感到为难的是,有一样东西他们还没有。他们不缺含氮食品,也不缺冲淡其作用的植物性产品:经发酵后的龙血树的根茎,可为他们提供一种略带酸味的饮料。这饮料与啤酒有些类似,比纯净的水更好。  “其实只是一座袖珍山而已!”巴加内尔连忙说道,“你们在翻过之后,都没察觉已过了山顶。”  “古怪得一点谱儿都没有,我才不去相信呢!”少校摇着头,露出怀疑的神色。  大约在下午三点钟的时候,“邓肯号”行驶到透利斯坦达昆雅的法尔默思湾。这一带海域上,海兽数量繁多,种类多得不计其数。在海湾上,停泊了很多渔民捕获海豹的船只。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