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海湖新区少儿英语

 这9种外语学习模式,哪一个更适合你?

在学习外语的时候,我们总会发现,有些方面特别枯燥、难有进步,有些方面又很有趣,让人感到轻松。



这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学习模式。这种学习模式可能是天生性格的选择,也可能受到我们文化和教育背景的影响。


如今,许多人都是在业余生活的缝隙里,抽出一点点时间学习外语,往往付出努力,却收效甚微。


在这样的情况下,找到最合适自己的学习模式,了解自己的语言优势,达到最高效率,就显得更加重要了。


今天这篇文章,会介绍三个因素——感觉、认知、性格——影响下的九种不同的学习模式。同时,文章也会给出不同模式的人所适合的语言学习方法。


学习任何一门语言之前,都应该先看看,自己到底适合哪种模式。



感觉模式:视觉型 | 听觉型 | 身体型



视觉型学习者 (Visual Learner)


视觉学习者的特点,当然是喜欢用眼睛来学习。他们必须要看着自己所学的东西,也想定格一切从眼前闪过的东西...


比如,他们上课的时候喜欢坐在前排,这样可以获得最好的视觉效果:他们想要看清楚老师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也想要避开所有无关的视线遮挡。


视觉学习者也很喜欢记笔记。所以那种会总结要点、列在PPT上的老师,最适合他们的学习习惯。他们喜欢用不同颜色的水性笔、记号笔来划分重点。他们你们一定记得初高中的某位前后座(或者就是你自己),总是把历史书涂得五颜六色。蓝色划时间,紫色划意义…这样的同学,就是典型的视觉学习者了。



综合以上的种种特点,视觉学习者最容易给人一种学霸的感觉


在学习语言的时候,视觉学习者适合通过文字和图像来学习。纯粹的声音输入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一种折磨。


所以比较高效的背单词方法,是自己制作一些单词卡片,或者用单词卡片形式的软件背单词。遇到生词的时候,可以用英文搜索引擎—Google, Being等等—查找出单词对应的具体图片,看一眼就可以加深印象。



阅读外文书籍文章时,可以多使用带颜色的笔——现在大家一般都用电子阅读器上的电子笔——划出觉得重要的部分。当然,不用小编多说,视觉性学习者也会自觉整理笔记,把想要记住的语法点写成纲要。


听觉型学习者 (Aural Learner)


听觉学习者喜欢声音的输入,也更容易对声音产生回应。他们喜欢与人交谈、讨论。


上课的时候,老师声音的输入,就是他们最好的信息来源。他们不太需要板书、PPT等视觉帮助。


以前,班上总会有那么一位同学,上课轻轻松松坐着不动,考试轻轻松松拿高分。其实,这样的同学除了智商比较高,可能还是是一位听觉学习者。在你疯狂抄笔记的同时,他一动不动、看似痴呆,其实也达到了同样的学习效果。



如果你是听觉学习者,学习语言的时候,不一定要强迫自己做那么多笔记,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听”,只记要点。在语言课堂上,要积极参与课堂讨论、小组展示等活动。


听觉学习者最好的老师是母语外教。听觉学习者会通过声音里的种种线索来学习语言,讲话者的音调、声调、语速、声音起伏等等,都能提供学习的信息。对于他们而言,使用外教,传达的语音信息才最为准确。



一个人的时候,听觉学习者应该大声读出正在学习的语言。有条件的时候,甚至可以把自己的声音录下来,并且重听重录。


既然喜欢声音,就一定要多接触原文的有声书、音乐、电影的广播等等,能够帮助唤醒、刺激你的大脑,更快地学习一门语言。


身体型学习者 (Physical/Kinesthetic Learner)


身体型学习者又包括触觉型学习者和运动型学习者。他们都不太喜欢安静地坐在一个地方。触觉型学习者常常需要一些能够动手的操作,帮助他们进入最佳学习状态。运动型学习者则需要时常移动身体。


比如,有的人在背书的时候喜欢来回走动,有的人在桌子前面坐一会儿就忍不住站起来,有的人看书要劈个叉...这些多半是运动学习者。


有人看书要劈个叉...


可惜的是,中国的课堂给这一类的学习者很小的空间和自由,容易限制他们的发展。


身体型学习者,适合用平板电脑这样的工具来学习语言。因为他们坐在书桌前的时候,无法长时间集中注意力。


如果你是身体型学习者,在这个时候,不要强迫自己使用传统的学习方法。拿起你的平板电脑,从书桌走向窗边,再从窗边走到沙发,一边走、一遍读/背,可能会让你更舒适。



如果觉得注意力实在难以集中,不如尝试一些需要身体参与的外语活动。比如戏剧表演,既能全身参与,又能尝试外语的文学对话。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更加享受,也会更加高效地学习。



认知模式:分析型 | 整体型



分析型学习者 (Field-independent/analytic learner)


分析型学习者喜欢分析语言的细节,比如拆分句子、学习语法规则等等。他们特别在意自己使用的语言是否正确。


如果你是一位分析型的学习者,你可能会不喜欢参与那些需要即兴发言、不需要遵循语言规则的语言活动。你喜欢从简到难,按部就班地学习。


适合分析型学习者的背单词方法,是分析词根词源。这种拆分的方法,能够很有效地帮助分析型学习者记住大量单词的用法。有时候,甚至母语使用者对单词的了解程度,都达不到分析型的外语学习者。


喜欢拆句子? 不如来学句法!


因为过于注重和依赖细节,他们也很容易忽略语言的整体。他们的弱项可能是对整个句子的语调把握,以及语言使用的直觉性。通过多接触原声电影、电视剧,可以改善这一点。


整体型学习者 (Field-dependent/global learners) 


整体型学习者并不那么在意语言的小细节,也不会太受语法的困扰。


整体型学习者,可以多看外语新闻、电影、电视剧等等。因为在整体的环境中,他们更容易学习语言。


同时,他们可以尝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观点,并与母语使用者互动。因为对整体的把握,会让他们擅长传达整体的意思。




性格模式:沉思型 | 冲动型



沉思型学习者 (Reflective Learner)


沉思学习者喜欢自习思考自己学习和使用的语言。他们希望能够更加精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不太喜欢犯语言错误。如果你是沉思型学习者,不需要对自己的反应时间要求太高。可以给自己一些思考的空间,先思考,再回答。


一些需要即兴发挥的外语活动,比如即兴演讲、现场对话,在外语学习的初期可能不太适合你。因为非常害怕犯错误,这些活动可能会阻止你继续尝试和进步。



但这并不代表沉思型学习者不爱交流。他们只是更希望能准确地交流。


因此,沉思型学习者可以在家多练习自问自答、自言自语,模式有点类似自己给自己模拟面试。比如,你可以要求自己用外语介绍一下自己想去的国家,自己的兴趣爱好,甚至可以练习谈论一个社会话题,发表一些政治观点等等。


在自己模拟过后,未来使用外语的时候,错误会更少,也会促进你使用外语交流的欲望,在遇到合适的交流场合时,不会临阵退缩。


冲动学习者 (Impulsive Learner)


和沉思型学习者相反,冲动学习者需要马上回应新信息。


PICK ME!


因此,在语言学习中,冲动学习者不害怕开口。哪怕水平不怎么样的时候,他们也敢与人交流。因为他们觉得,语言更重要的是流利而非准确。当然,他们会经常犯错误,但也因此进步得更快。


如果你觉得自己特别敢说,那么不要压抑使用语言的冲动,去寻找语伴,寻找能够用你正在学习的语言交谈的机会。



性格模式:社交型 | 隔离型



社交型学习者 (Social Learner)


社交型学习者喜欢和大家一起学习。他们喜欢马上运用所学的知识。


社交型学习者学习一门语言的时候,非常需要交流、谈话。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报一个语言班,有同学一起会让他们更加积极。同时,也可以一两个伙伴结成学习小组,互相看作文、用外语讨论问题等等,能够让学习变得更加轻松、有趣。



社交型学习者也可以找一个母语语伴互相交流。因为社交型学习者通常不惧怕文化差异,反而,文化的碰撞能让他们更加兴奋。有了母语者对谈,他们也能马上使用自己所学的语言,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隔离型学习者 (Solitary Learner)


隔离型学习者比较需要自己单独学习的空间。他们不太需要学习伙伴,也不怎么依赖老师的指导。在课堂上,很多人会觉得他们比较害羞,但其实隔离型学习者也可以非常外向。这只是他们的学习习惯。


在语言课堂里,如果被迫需要参加小组合作,可以要求精确的分工,并独立完成自己这部分的内容。


由于喜欢独立学习,隔离型学习者的语法可能会好过口语。


因此,隔离型学习者需要每周给自己固定——比如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与自己的语伴用外语进行一对一、有针对性的交流。这样可以应用自学的语言点,增强语言的使用能力。因为毕竟,学习外语的最终目的,还是使用它。


一对一交流



总结



相信看完这篇文章之后,大部分人都能找到至少一种自己习惯的学习模式——


1. 了解这些学习模式,是为了帮助自己掌握学习方法。因为在中国的课堂里,老师往往无法照顾到每一个学生的喜好。比如,如果你是听觉型学习者,却被强迫大量阅读,很可能会打消对语言的兴趣。这个时候,就需要你自己多尝试其它学习语言的方式。


2. 除此之外,了解自己的学习模式更能让你明白,为什么语言的某些部分对自己的特别困难,而某些方面又更加容易。


比如,有研究发现,欧美人有更多听觉型学习者,而东亚有更多视觉型学习者。所以我们会发现,欧美人学习外语,往往口语很好,在初期就能进行许多交流;而东亚人学习外语,常常擅长阅读,听力和口语却不怎么样。


3. 每种学习模式里的方法,都没有好坏之分。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它们都各有优点。你适合某种模式,只是说明,这种模式下的方法对你而言更加高效,也更加轻松。


4. 但是,这不代表你以后只用这一种学习方法。因为和学习其它东西不同,使用语言的时候,我们不是要扬长避短,而是希望语言能力越全面越好。所以,我们要注意强化自己较弱的语言技能。


5. 当然,每个人喜欢和适合的语言学习方式并非只有一种。你可以只属于一类,也可以同时属于几类。要是你觉得,有好几种学习模式你都很享受——那么恭喜你,你更容易获得高效的语言学习状态。



推荐阅读:

1. Nunan, D. (1999). Second Language Teaching & Learning. Heinle & Heinle Publishers, 7625 Empire Dr., Florence, KY 41042-2978.

2. Brown, H. D., & 吳一安. (2000). Principles of language learning and teaching. Beijing: FLTRP

3. Reid, J. M. (Ed.). (1998). Understanding learning styles in the second language classroom. Prentice Hall Regents.

------ THE END 正文结尾 ------
ketangkefu.PNG
  他学得极快,这第二口酒,他喝下去,已经现出了标准酒鬼在喝了酒之后应有的神态来了。过了一会,他才开口:“嗯,酒,真是奇妙!白化星上怎么没有这好东西?”  云四风的神情,却十分镇定,他道:“我是逃出来的。高翔,如果换了你是我,你需要什么?是需要静养,还是需要有关秀珍的消息?”  这时,他已毫无疑问相信,救了他的,一定是传说中的爱神。他读过神话,知道爱神在传说之中,是从海洋的泡沫之中冒升出来的。那情形,正如他在被鲨鱼咬断了小腿之后,在半昏迷的状态中所见到的一样。  他没有再问傻问题,而问了一个聪明的:“爱神……你的制造者?”  雷主任道:“所以,我先替他全身检查,查下来,他比一般六、七十岁的老人还要健康。于是我就肯定地告诉他,他不会死,可是他却不相信我,只相信他自己的一些虚妄的幻觉。”  原振侠张大了口,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玛仙才低声道:“到那时侯,人还是觉得自己活了一百年……或许我们现在,正在把十年当一百年,甚至把一年当成了一百年!总之是一生是多少年,别无意义……”  李固呆了半晌,神情相当困惑:“我也不是十分明白,我想……在我们的进化过程之中,一定有一个重要的关键,是出自一个错误观念的指导,或者只是少数人的一种决定,所以才使我们的进化走到了如今的方式……竟然放弃了那么多美好的享受,真正是愚不可及!”  她把李固的头扳了下来,在李固的耳际,说完了这句话,李固大是兴奋,作了一个询问的神情,黄绢咬着下唇,点了点头。李固侧着头,想了一想,神情忽然之间阴沉了起来,像是十分不高兴。  那白化星人有好一会没有出声,然后才问:“他身上发生了一些不寻常的事,请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安妮的心怦怦乱跳了起来,连忙打开了铁门,道:“快给我看看。”  宋维在这样讲的时候,听来像是在自言自语,原振侠静静地听着,并没有打断他的话头。宋维最后那几句话,他有点不是很明白,他想问,可是又怕把宋维的话头打断。  原振侠知道,绝不能让对方知道这一点,所以尽管他内心暗暗心惊,但是表面上看来,他是百分之百地若无其事。他耸了耸肩:“一个医生若是怕人死在眼前,这岂不是笑话?”  他们三人一齐走了进来,安妮忙迎了出去,高翔叫道:“秀珍,请客的地方已订好了,是星星酒家,上下六层全包了,估计可以开二百多桌,如果再不够的话,我看也没有办法了,你自己的意思怎样?”  可是,当他驾着快艇,缓缓兜着圈子之际,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海水在薄雾之下,散发着清幽的光芒,有为数不下十个的鲨鱼背鳍,正露出在海面之上,在来回转动。  原振侠叹了一声:“你可能不了解,这张椅子,有着极其奇特的历史背景,它是如何来的,甚至有着灵异的传说。我不相信,但有人会相信,当一个野心家相信椅子有灵异的力量时,他的野心就会得到一种信心的支持,本来不敢做的,就会放胆去做!”  原振侠和柳絮互望了一眼,都不知道何以康维会那样说。康维又接连喘了几口气,才道:“我使她脑中的植入体失效,组织方面,就应该有装置,可以知道这种变化,所以她的情形……”  原振侠一看到了那两个保安人员手中的-械,就陡然呆了一呆,更知道事情必然有极不对头之处。可是接下来的一切,实在发生得太快!  原振侠心想,刘量中要对自己说什么?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讲他的那个怪故事,另一个可能,是说他感情上的困扰。  来宾没有说什么,虽然赤裸着游上岸去,听来很怪异,但王子那样说,客人只好接受。于是,宴会继续着,直到午夜。  原振侠在赞叹声中,闭上了眼睛。他当然不是不想看那样的一双美目,而是他已经知道了那是什么人,心境无比撩乱之故。  木兰花忙道:“我应该对不起你才是,当时,我竟对你起了疑,抢了车子走了,我想不到原来你有那么要紧的急事!”  就在这时,宋维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两件工具,是他新做成的。那是用一根粗大的竹子对半剖开,一端削得相当尖锐,就像是一柄利铲一样。他递给了原振侠一柄,原振侠一言不发,接了过来。  他发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使得原振侠陡然感到厌烦起来,转过了头去。那职员知趣,不再问下去,转了话题:“社长请你去,一定是由于那个怪顾客……”  卡尔斯一听,双手挥舞,兴奋得只是发出一阵没有意义的呼叫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若换了平时,黄绢一定勃然大怒,可是这时,她心力交瘁,如何还发得出脾气来?她一声不出,扶起了李固,向外慢慢走去。想起不久之前,李固还可以抱着她在高空自由翱翔,她泪水又随着心口的郁痛,滚滚而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