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少儿英语的自然拼读

宝宝的英语学习一定要用钱砸才有效吗?


相信各位宝爸宝妈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可以非常明显的体会到,熟练掌握英语对一个人学业、职业、眼界的影响有多么大。


  • 在娃的英语早教启蒙这件事上,你是怎么做的?


放弃享受舒服的周末,背着大包小包东奔西跑,送娃去参加各种早教班,线下外教课,亲子班,花着高昂的价格试图培养一个十项全能的牛娃,孩子吃不好睡不好,你也累的够呛?


还是亲自上阵,阅遍国内外各大先进教育理念,在浩如烟海的各类英语启蒙绘本和早教视频中如大海捞针般试图筛选出适合孩子的,每天硬逼着娃读绘本,听听力?


更有人索性对娃实施放养政策,自己闲着睡睡觉刷刷手机ipad,娃往老人家里一丢,让娃享受“快乐童年”,省时省钱又省力,反正孩子长大还早,何必从小就给他这么大的压力?

  • 各种书本课外班挑花了眼,该如何选择?

作为一个非教育学专业出身的普通爸爸妈妈,我怎么知道什么样的早教方法才是最适合孩子的呢?


我怎么知道如何筛选和鉴别市面上琳琅满目的课程和书本呢?


那种玩玩游戏、搭搭积木的所谓的“启蒙早教班”真的有用吗?


给我娃上外教课的那个老外真的有相关教育学的资质吗?

花钱都是小事,浪费了娃的时间才是大事。


不同的家庭,能够给娃提供的资源和条件各不相同,尤其是普通家庭,可能无法像教育专家那样给孩子提供真正适合孩子的早教方法,只能盲目的花大力气、大价钱,最终收获的效果有限。


甚至适得其反,让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对学习英语产生了抵触心理,失去了学习的兴趣,可谓是得不偿失。


其实这些焦虑的妈妈们对于早教的理解,在大方向上是非常正确的,英语的早教确实非常重要。

尤其是宝宝6岁以前,是语言能力发展的黄金时期。


这个时候如果能够应用科学的方法去做指导孩子,那么孩子未来的学习之路会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 我们可不可以畅想一下,什么样的教育产品才是最理想的教育产品?


1.有先进专业的教育理念作为支撑;


2.已经帮我选出最适合我孩子的学习内容,让孩子能够循序渐进的进步;


3.欢乐有趣有丰富的奖励机制,能使孩子自主学习;


4.省力,能够把家长从陪娃带娃的黑洞中解脱出来;


5.性价比高,不需要花大价钱。


我们不妨借鉴一下英语母语学习者们,都是怎样开始学习英语的。

------ THE END 正文结尾 ------
ketangkefu.PNG
  温谷很了解这种情形,如果他还在华盛顿的工作岗位上的话,那么,保安工作说不定会由他来负责。这时,他听到了白恩和他同事的对话,心中多少有点不是味道的感觉,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这一切,玛仙是怎么知道的?难道,那……真是巫术的力量?  外面的风仍然十分强劲,风声呼呼,但是原振侠却充耳不闻,因为他思绪极乱,脑中嗡嗡的声响,盖过了外界的一切声音。  警官一字一顿:“我没说他直接下手,只是说他脱不了关系!是不是,原医生?”  进了门,他连外衣也来不及脱,就把录像带塞进了录像机,开了电视。电视萤光幕上,先是一阵杂乱的黑白线条,然后,就是黄绢。  这可能是医生在作解释,但一言未了,就听到了“砰”的一大声。  黄绢在开始时,曾和卡尔斯的意见分歧,那是由于她担心外星人会不同意,而卡尔斯会发蛮。现在的情形,和当时担心的情形完全相反,黄绢自然和卡尔斯的意志一致,或者可以说,和白化星人李固的意志一致了!  原振侠难过得喉头哽咽,一句话也说不出,双手紧紧地握着拳。  原振侠苦笑:“我当然愿意!”  原振侠背负双手,来回踱了几步:“自然,未必要一万年那么多,但要是少过一千年,希望就微之又微。而且,人类还要彻底改变固有的生活方式,再也不能有任何战争。爱因斯坦要是在儿童时期就死于炮火,人类科学进步就会延迟许多年!”  山虎上校的鼻血已然止住,可是他并没有机会抹去脸上的血污。再加上一脸的汗珠,和肌肉扭曲了的神情,看起来,无论甚么山精海怪,鬼魅厉魈,都不会再比他可怕。他发出闪电也似的声音:“我一定能把他撕成碎片!”  宋维显然不把青龙的那句话,当作是恭维话,他身子颤动了一下,声音变得低不可闻:“在那段时期中,我……双手沾满了我同胞的血,我杀害了数以百计的……以前的战友。”  原振侠在说着的时候,玛仙俏皮地眨着眼,口角满是笑意。原振侠忍不住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拧了一下:“怎么样,你这个超级女巫,能为我安排这样的一个聚会?”  研究工作是从多方面、极广泛地展开的,其中有的过程,相当沉闷,只是简略地叙述一下就算了。  他迅速地转着念: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因为不论在车屋中的是什么人,总是自己在明,别人在暗,在明的总是吃亏的一方。  黄绢的声音微微发颤:“你那超级女巫没有详细告诉你,她下了什么样的毒手?”  木兰花坐在病床上,望着高翔,道:“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这一地步,高翔,我看赛车冠军属于谁,已不很重要的了。”  那人点了点头,哈逊现出疑问的神色来,白恩警官道:“我接到报告,你们的旅行小组之中,有一个成员失踪了,所以我来问一下!”  卡尔斯的计画进行顺利,在各国元首全都来到之前,他已和先来的几位元首,约略透露了他的计画……有的表示支持,有的则观望,大多数,都在等待“真神使者”的正式露面。  黄绢打断了他的话头:“先别讨论这些了,那张椅子呢,在什么地方?”  但是当众人谈论时,木兰花的车子,早已飞远了!  山虎上校陡然一沉脸,林文义就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哆嗦。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他的一切的一切,从身体到意志,都已经被彻底地摧毁了。  爱神笑了起来,伸手在玛仙的鼻尖上用力一按:“你更胡说了,我才不是你的母亲,你只不过是……”爱神才讲到这里,玛仙就现出了极其委屈的神情,泫然欲泣。泪花在她晶莹乌黑的大眼睛中打转,惹人怜爱之极。  “可能是……当一个人失去了一个他所爱的人时,一切都显得不重要了,连魔法的惩戒也微不足道了。”  原振侠来到了车屋,普通的工作桌上,多了一具电视萤光屏显示仪。萤光屏上,明显地分成了七格,都有一条直线,自左向右移动,普通正盯着在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