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玛玛洛可少儿英语

学英语的20-80法则



20-80法则(The 20–80 rule /The Pareto principle )已广为人知。它告诉我们,众多事物,20%的自变量决定80%的因变量。比方说常态社会里20%的富人掌握了80%的财富;比方说原典法的社会普及从0到20%也许要耗费20年,但一旦达到20%的临界点,它可能会在三五年内普及到超过80%;等等。20-80法则运用于语言学习有两大启示。


⑴. 若把语言交流技能划分为五项,听+说+读+写+其他相关项——很多因素会影响语言交流发展与表现,如个性、相貌、社会地位、逻辑思维能力、交流的对象、身体语言和表情语言、交流时的情绪或健康状态,等等,但它们都不是语言的核心能力——它们各占20%。那么语言的核心能力恰恰在听力这20%;一旦听力过关,说+读+写的训练都能顺畅实施。进而2500小时的聆听训练中前20%、即前500个小时、是分水岭。在相对短期内达到500小时的聆听量,大脑语音神经就必然地且自然而然地进入不再逆转的生长过程,在行为层面这对应于顿悟,从听不清到听清、从听不懂到听懂,语感源源而来,聆听欣快感倍增,学生自信心亦倍增;后续2000小时的聆听不再是重负和挣扎,而变成愉快的享受,轻松自如地顺利完成。


说到底,从外语入门到外语“牛人”,确实存在着“捷径”,而且“至简至易”:用自己喜爱且难度适合的优质音频不焦不躁静心聆听,尽快累积达到500个小时。这是外语学习从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如果每天听5个小时,需要约100天,如果每天听2个小时,需要约8个月。

训练耳朵


前述案例中的盲人陈燕已是京城颇有名气的钢琴调音师。培养钢琴调音师的关键环节是训练耳朵(Ear Training)。训练耳朵也应是外语学习的基础核心环节。即俗话说的磨耳朵。自古以来,聆听而自我习得语言是人类特有的与生俱来的本能,是文盲都具有的本能。当代外语教学最大的失误就是舍听求视。

 

L2学习的“一不四有”原则


急功近利是人类的痼疾。苛求即时的全面的理解(当即听懂、当堂教会)往往是错误的微观学习模式。如果能做到一不四有,外语能力就会轻舟万里:不在乎当下是否透彻理解,有正确方法+有喜爱素材+有习惯培养+有过程愉悦。

 

发挥听书优势:同步聆听


古有牧豕听经,今有伴随聆听。听的最大优势之一是可以随时随地施。


⑴.它不要求正襟危坐地听,坐着可听、站着可听,走路可听、躺着更可以听;上洗手间或沐浴等等,都可以听。


⑵.它不要求整块时间,60分钟可听,30分钟可听,10分钟甚至5分钟也可以听。这样就可以积少成多,细流成河。


⑶.听书丝毫不伤眼睛。同胞近视眼比例全球最高。究其原因,眼睛太累而耳朵太闲。


确保安全的前提下,边散步边听书、边开车边听书毫无困难;如此强大的并行加工本身就表明聆听是超级生理能力,它实在是大自然恩赐人类独享的礼物。废弃出类拔萃的天赋,把短暂的生命耗费于咬文嚼字与考试刷题,那不是学外语,那是“自废语功”。

------ THE END 正文结尾 ------
ketangkefu.PNG
  原振侠已经约莫料到了一些这个男人的身分,所以并不惊奇,只是向曹银雪道:“他果然是一个杀手!”  黑纱在这时,谅解地笑:“或许,我们的做法,很伤地球人的自尊心,所以,我们一直在暗中进行,而且,我看收集也该停止了!因为初步研究的结果,人类灵魂不是很多型,只是排列组合的变化。当然,有的人卑污成分多,有的人高尚成分多,像玛仙,她的灵魂,就再高贵不过,刘量中的也是……你怎么不看看他和施哲现在的情形?”  但是,在直升机越过了边界之后,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有的双手抱着头,有的只是默默地,注视着下面连绵的山岭和丛林,有河流蜿蜒流过,那已是柬埔寨的土地,人类近代史上遭受苦难最多的土地之一。亲王双手合十,嘴唇在微微颤动,看来是为他祖国的土地遭到了如此悲惨的命运而在哀痛。  刘博士一走出来,就和原振侠打招呼,两人之间隔了很多人。刘博士声音宏亮,这证明他健康状况极佳:“小原,你来了!你们年轻人多聊聊,我这老头子,不来打扰你们了……”  原振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别的女孩子,或者是,但不是她!”  等到李加到了工作室,公司几个主管级的人物也到了。工作室并没有什么异样,就是不见了那个“大石球”,当然,唐勒也不在了。  原振侠冷笑了一下,不再说下去,只是望着南越。南越的鼻孔迅速翕张着,急速地喘了一会气,才略微恢复了平静:“我会讲给你听的。”  李固显然吃了一惊,双臂展开,把黄绢紧紧拥在怀中,像一个受了惊的小孩子一样,叫:“别离开我,别离开我!我不会再爱其它的女性!”  这样的话,岂不是成了极大的讽刺?  原振侠把这个讯息送了出来之后,他松了一口气──这时,他已经十分有信心,自己和鬼魂的接触,并不是幻觉,是真正的人鬼沟通!  温谷的声音越提越高:“被微生物害死的人,不会消失,身体还在!”  巨汉算得十分准确,对方避过了三拳,身子下沉,绝逃不过第四拳……第四拳不但可以击中,而且能把对方的身子,用铁拳钉在墙上,搏斗立即结束。他自信没有人在中了他这样的一拳之后,还会有任何战斗力。  水灵进来之后,将盘子中那几杯用蜂蜜调制的饮料放下。然后退到王子的身边,没有再出去,王子立时和她互相紧握着手。  温宝裕笑道:“若是有什么力量,能改变日月星辰的运转速度,从而影响地球生物的寿命,那对地球生物来说,一点影响也没有。”  先夫的名字是佛烈特雷,他的资料,随信附上。  范围说得斩钉截铁:“谁输,谁就退出,不竞投那柄宝刀……”原振侠怔呆了一下,他未曾想到对方会提出这样的“赌注”来,这说明了什么呢?  木兰花立刻从鞋跟之中,抽出了一根锯条来。  她说到这里,手指按在原振侠的鼻尖上,咬着下唇,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地望着原振侠。  离开了会场之后,原振侠和莱恩分手,回到了青龙的住所。他才一进门,就看到青龙一脚踏在一张凳子上,瞪着在他对面的一个人。那个人满面怒容,看起来像是一头野兽,不是别人,正是宋维。  这时,他真的感到十分轻松。因为洪致生如果和林雅儿接触了之后,这两个人,说他们是精神病也好,是富于幻想也好,是生活在神话世界中也好,倒真是情投意合的一对……一个认为自己被魔法所禁,一个愿意用自己的鲜血去解放她。就让他们乘那艘怪船出海,去凭他们的想象浪漫一番,说不定两个人的精神,就因此恢复正常了!  消灭了肉体生命,绝不能使疲倦消失,得到休息……他十分清楚肯定这一点。单单消灭身体的生命,不足以改善他的困境,而他又找不出,可以令灵魂也得到休息的方法来。  这时,原振侠的脑部活动还在进行,他的思路也相当清楚,可以想,也可以记忆。一听到了那一下叹息声,他就陡然一怔,立时想到了洪致生告诉过他,听到那种动人的女声时的情形。  黄绢松了一口气:“你刚才说的是……”  黄绢陡地吸了一口气:“天!我求你别再出花样了,你以为他不会?他会的!”  原振侠和水荭互望了一眼,原振侠心中,陡然一动:最高领导口中的“我们的朋友”,是不是就是他们推测中的“神秘力量或神秘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